原创 《我在岛屿读书2》独辟蹊径,解读《漫长的季节》,为何幽默悲悯

 2024-06-09 阅读:232 点赞:668

原标题:《我在岛屿读书2》独辟蹊径,解读《漫长的季节》,为何幽默悲悯

7月13日晚间,《我在岛屿读书2》的第五期内容,在江苏卫视播出。在这一期当中,知名作家马伯庸做客,余华、苏童、程永新、叶子、阿来和祝勇等人一起,聊了文学当中的语言之美,尤其是一些有关方言的内容,十分具备聆听价值。

在这一期当中,提到了金宇澄老师的小说《繁花》。这是一部上海市井语言为主导的作品,已经被王家卫导演拍摄成为同名的电影和电视剧作品。方言带来的上海味道感,王家卫导演将会如何呈现,成为很多剧迷、影迷们关注的焦点。王家卫导演善于呈现香港味道,这一次,挑战上海味道,显然也是有一些困难的。

与之相对的,在这一期的《我在岛屿读书》当中,也提到了另一部具备方言味道的电视剧作品《漫长的季节》。祝勇和叶子两位老师更是现场演绎了一段《漫长的季节》当中的对白。这部电视剧刚刚在腾讯视频首播完毕,观众口碑非常之好。方言文学之于电视剧的价值,在《漫长的季节》当中得到论证。

《我在岛屿读书2》这一期的节目当中,对《漫长的季节》的文学解读当中,提出了一个新的视角,那便是东北语言对于影视剧作品的影响。节目当中,几位学者纷纷提到了东北方言当中的幽默感和悲悯感是共同存在的。有东北生活经验的作家们,在创作东北风格的影视剧作品的时候,确实可以获得这种幽默感和悲悯感带来的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《漫长的季节》这部电视剧,之所以获得如此之高的观众口碑成绩,最为重要的一点原因便是,它把人生的悲悯以东北幽默的方式讲出来,最终又赋予了角色和观众一种东北生活的坚毅感。故事本身,当然是自带这种悲悯、幽默与坚毅的,但同时,东北方言,也自然而然的呈现这些特征。这是最为有趣的事情。

如果把《漫长的季节》换成一个非东北地域背景的故事,它的这种生存之坚毅,可能就要打折扣了。广大的剧迷们应该也注意到了这个新现象,咱们当下比较优秀的影视剧作品,尤其是悲剧式的作品,大多以东北为地域背景。东北成为中国影视剧题材内容的真正沃土之一。这里边,有着东北方言的助力,当然,语言永远不是全部的助力来源。

方言,应该是劳动人民在日常的劳作当中,逐渐形成的一种语言特征。温暖的地方,就容易和声细语,人到了江南,声音都软化了。而寒冷辽阔的地方,语言就容易敞亮豪迈,大嗓门,似乎也是标配。方言与地域之间的关系,应该是一门大学问。每一种方言背后,都代表着一个特点分明的地域文化。

方言又不仅仅是发音特点上的不同,更包括了很多人生观、世界观上的姹紫嫣红。比如说,《我在岛屿读书2》的这一期节目当中,程勇和叶子朗诵《漫长的季节》当中的选段,男主角和厂花有一段关于弗洛伊德的聊天,这段聊天当中,男主先聊弗洛伊德,来证明自己有学问,然而,女主这边追问的则是,谁是弗洛伊德,继而,证明女主的没学问。实际上,这便是很有趣的幽默。

然而,这段东北式的幽默,又不止于此。接下来,女主问男主,这个弗洛伊德,分房子了吗?这简直是东北方言幽默当中的神来之笔了。问弗洛伊德分房子没有,让东北文化之外的观众听来,简直就是一个有趣的笑话了。然而,这一段,让东北地域文化之内的观众们来听,则不一定是笑话。

当所有人都觉得,这个女主没文化的时候,这段谈话,话锋一转,女主问男主,你分房子了吗?这简直是问出了很多女生的心声。当我们调侃《漫长的季节》当中的女主没啥文化,不知道弗洛伊德的时候,猛然听到她拐弯抹角问男主是否分房的时候,难道不会感觉,这女主,实在是有生活的大智慧吗?

男主这边,又以幽默的方式回答这个是否分房了的问题,他不说自己没有分房,而是说,以自己的能力,马上就要分房了。这简直就是东北语言体系当中最好的幽默,这种幽默的显摆当中,实则是遮掩自己现实生活当中的困境与无奈。

在这样的对白当中,观众们当然可以看到幽默,但同时,也会感触到莫大的悲悯感。男女之间恋爱,不是讨论有关爱情的事情,而是讨论房子的事情。分房,当然是一个具备时代特征的事情。但是,我们当下所处的时代当中,男女之间谈恋爱,女生难道不是问男生有没有市区的房子吗?

东北故事当中的这份悲悯,又直接对应了我们现实当中的生活本身。而东北语言体系,恰好用自己的幽默与悲悯,实现了这种莫大的关怀。《我在岛屿读书2》独辟蹊径的解读角度,确实可以让观众们更深入地了解一部优秀作品。(文/马庆云)

 用户评论

 正在加载
返回顶部